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athy38 的博客

 
 
 

日志

 
 
 
 

转贴:都是那话儿招的风雨 林行止  

2010-08-25 01:0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前在新书预告见美国自由撰稿人贝洛德的《拿拿翁那话儿示众》(T. Perrottet:《Napoleon's Privates─2500 Years of History Unzipped》, Harper, 08)出版,以为可为二○○二年十月的〈那话儿说来话长〉(收台北《重蓝轻白》及上海《说来话儿长》)写续篇,哪知细读一遍,了解书名只是噱头,内容谈及那话儿的,不及八分之一;不过,其所提及数字历史名人的私处,寻根探源,资料详尽,言人所未言(起码是笔者未之见),仍可一写。这本从历史文献爬梳找出一些有趣(及不大有趣)物事的书,可记的事不少。这些有根有据的妙事,料为终日在钱堆里打滚受财富困扰─太多和不足都会带来困扰─者所乐于闲读。

  总算参观过不少大都会的博物馆,对它们大多设有「秘密陈列室」(Secret Cabinets)竟无所闻,罗浮宫.大英博物馆、马德里Prado博物馆和拿不勒斯国家博物馆等等,都辟有「密室」收藏「正人君子」不欲于公开场合见之的色情文物,据说此中陈列品十分丰富,参观必须事前向馆方申请或以金钱诱使管理员摸出锁匙。把绘声绘影丝毫毕露的「淫亵物品」锁于「密室」,与六十年代以前英译《金瓶梅》、《肉蒲团》之类「淫书」,于关键篇幅具以拉丁文出之有异曲同工之妙。

  本书既以拿破仑(1764-1821)为名,写拿破仑那话儿,真是用了不少笔墨─全书五十六章,拿翁占了六章(不是顺序而是散见全书),其第一章题为〈拿翁已死,拿翁那话儿万岁〉,既佻皮且吸引。

 拿破仑于一八二一年五月五日下午六时左右病逝于流放地英属圣海伦岛,自从一八一五年「滑铁卢」惨败后即不情愿地「隐居」于此;他断气后,由英国医生亨利(Walter Henry)在十七名英、法官员「监督」下操刀解剖,「研究死因」。由于「围观」者众,结果一共有五份「解剖报告」,唯此与本文无关,读者有兴趣知道的,也许是因为担心有人「盗墓」,拿翁尸体一共套上四副棺木(二副红木〔mahogany〕、一副锡、一副铅)才下葬;一八四○年英国政府批准法国政府的要求,准许拿翁灵柩回归故国,最终下葬于Les Invalides时,法国政府再加上二副棺木,即共六副,拿翁固然逃不了(有传说指「加棺」是怕他会复活逃脱),要「盗墓」亦非易事。防护如此严密,对于拿翁那话儿之「存亡」,更是无从稽考,徒增有关传说及「对象」的神秘性。

根据「古老传说」,拿翁那话儿是在他的尸体被解剖后,由他的意籍医官安通马奇(Francesco Antommarchi)偷偷割下交给贪财的教堂助理、科西嘉文盲 A. A. Vignali 带往巴黎。安通马奇这样做,可能纯粹出于报复心理,他是拿破仑被放逐期最后的「御医」,于一八九一年被法国政府派往圣海伦,可是,这名生于科西嘉的医生,不仅医术不精,而且非常慵懒不负责任,拿破仑不适时他都「碰巧」在外度假,拿破仑大为不满,视之如奴仆,多次在大庭广众中侮辱他;在拿破仑遗嘱中,他数以十计的随扈都获得一点礼物(包括现金),独独不见这位「御医」之名,可见拿破仑对他毫无好感。拿破仑是一代枭雄,其遗物及遗体都成为珍贵收藏品,他的一绺头发、半只指甲,解剖时被切除的一小段肋骨和大肠,都被在场者悄悄带走;他生前有太多风流韵事,那话儿因此「世界闻名」,被这位科西嘉黄绿医生「去势」,不足为奇。

拿翁那话儿自此失踪,直至一九一六年 Vignali 的后人把其藏品以 Vignali Collection 之名在伦敦拍卖,才在目录中见之,因而引起世人注意。不过,当时成交价多寡,亦未见记录;现在仅知在一九二四年,英国的珍本书书店 Maggs Brothers(现在仍营业,笔者曾光顾)以四百镑(约为现在一千二百镑)的代价把它卖给美国费城著名藏书家罗森巴(A. S. W. Rosenbach),这是真伪不辨的拿翁那话儿第一次有金钱转手记录的交易。

一九六九年,拿翁那话儿再在伦敦拍卖场出现,但无人问津;至一九七七年,它终于在巴黎另一次拍卖中以约三千美元转手,得主为哥伦比亚大学泌尿科教授拉添摩(Dr. John Lattimer;贝洛德这本书写明献给他),他把之藏于放在睡床下的手提行李箱里;拉添摩为美国著名的泌尿科专家,二○○七年去世,其后人如何处理他留下的拿翁那话儿和多种其它「珍品」(包括林肯总统被杀时染血恤衫领、肯尼地总统被杀时汽车座椅的一片染血皮革等),美国老记金睛火眼,「予以密切注意」。

现在被收于锦盒内的拿破仑那话儿,真正「物主」是谁,至今未见「科学鉴证」,由于法国当局不准开棺验尸,这个谜团恐怕永远解不开;不过,拉添摩曾经进行仔细检查,证实其确为「男人生殖器官」,唯是否为拿翁的「鸟儿」,治学态度严谨的拉添摩不敢肯定亦不作评论;至于在拉添摩家里见过「真身」的人,和看过一九二七年罗森巴把它借出在纽约的法国艺术品博物馆展出者的意见颇一致,他们都认为「它像一段迷你风干鳝鱼,大小有若婴儿的手指!」这种论断,与亨利医生在「解剖报告」中用拉丁文的记述完全相同。

  大家所见者「小」,也许是拿翁的婚姻生活一塌糊涂经常成为闺阁笑谑对象的成因之一。

 

转贴:都是那话儿招的风雨    林行止 - 公謹 - kathy38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